# 問題解決

米拉:從「網友」開始的《網路性世代》

我叫米拉,是 18y 個人自學生,我經營著自己的社群媒體,時常會透過網路去發現很酷的人,因此在離開體制轉為個人自學生後,我更感受到網路交友帶給我的幫助與重要性。

在現在的社會中,「網友」時常被汙名化,好像所有在網路上認識的人都是壞人、都會被騙,但在經過自己的親身接觸後,我發現:網路與現實,都只是一個媒介,重點是「談話內容」。 誰也不能保證在現實生活中認識的人,就能一眼看透對方,或是可以放下戒心完全相信,因此透過談話內容,可以了解對方的價值觀或思考的深度,甚至還能變成工作夥伴和朋友——《網路性世代》就是這麼組成的,我和隊長只在實體見過3次面,和其中兩位成員甚至完全沒見過。 …

蔡曉容:問題解決實戰班—什麼是「科學學習」?

七月報名了小羊老師的「問題解決實戰班」,並在九月第一週開始上課。我希望可以在課堂上進行思辨訓練、企劃撰寫,也期待可以認識很多 mentor 和生活圈以外的新朋友。 在教材包裹中,老師送了我們兩把扇子,其中一把的雙面分別是勾與叉,可以即時透過鏡頭直觀地進行表決;另一把則分別為贊同與舉手,為自己爭取發言

羊正鈺:學生為什麼要實習?你一定要知道的十個迷思

上週受邀去某大學分享,QA再次被問到有關「實習」(intern)的問題,「實習真的有用嗎?都在做雜事怎麼辦?」當下開啟了很多有意思的討論。

回想起來,距離我第一次找實習,已經是十年前了,我當過三次不同產業和規模企業的實習生,工作後面試過、帶過的實習生應該超過百人。以下用10點分享自己這十多年的經驗,不見得是「標準答案」,歡迎留言討論。 …

賴澤霖:問對問題,是為了找到更好的問題

在今年的 2 月到 5 月報名《決策思考力》課程,花 6000 元學費我得到了什麼?這就是這篇文想要回答的問題。我相信一門課的最大價值不是體現在課程內容本身,而是學習者課前與課後的轉變,上完課所剩下的才真正具有影響力。

在今年的 2 月到 5 月報名《決策思考力》課程,花 6000 元學費我得到了什麼?這就是這篇文想要回答的問題。我相信一門課的最大價值不是體現在課程內容本身,而是學習者課前與課後的轉變,上完課所剩下的才真正具有影響力。 …

林佳緯:18歲,社會換我來設計

我們對於這個企劃抱著非常大的期許,然而,在看到其他團隊的企劃後,我曾一度懷疑自己的格局是否過於狹隘。當其他人挑戰的是整個教育體制、已和數家企業簽訂合作備忘錄時,我們只是在佈置一所學校中的一個小角落。尤其,身為社會大眾眼中的「明星高中」,我校的資源是相對豐沛的,我們是否應該將心力花在別處? …

陳禹甄:這堂課追求的不是平均,而是平等

我想到在問題解決素養課上,引導師會說不用回答最完美的答案,可以把腦海中冒出的想法都講看看,每個想法都可能延伸出超乎預期的討論。

但我覺得這堂課讓我印象更深的是「其實你會,只是你還不知道」。原來不是只有善於表達或經歷驚人的人才對課堂有貢獻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累積,一樣可以連結已知,提出不一樣的觀點。記得期末專題報告時,面對同學與校友的回饋或問題,其實我們也常下意識的辯解,或是覺得自己錯了而縮回去,全盤否定。 …

何懿哲:別小看自己年輕,你可以藉由實踐走出自己的路

「永遠別窮到只剩下畢業證書,也不要被科系綁住,以為自己是某某科系,就只能做這些事。如果你只有一張畢業證書,那同一所大學的一個科系,同一年一兩百個人一起畢業,你的競爭力在哪裡?」這是則文哥給大學生的建議,「科系不代表一個人的全部,科系只代表了你的必修課表長怎樣,你應該要把大學的兩百萬機會成本,讀出千萬價值。 …

洪誼哲:不一樣的學習,不一樣的十七歲

十七歲的這一年,我有了特別不一樣的經驗,整場比賽真正讓我深刻成長的關鍵在於:這場挑戰賽徹頭徹尾是一場自主學習,無關於學校裡的一切。而所謂的學習,也不只有教室裡單方面的教育。挑戰賽裡的學習,沒有老師,只有一群才華滿溢的人相互激盪,相互努力,相互學習。 …

熊丰綾:在行動的路上,不再是一個人

最後,我們團隊無緣進入決賽,但我並不灰心。在比賽中,我也藉機重新檢視自己時間管理的狀況,看看自己是不是安排超出能負荷的事情和工作量,反而導致事情沒能好好完成,造成他人合作的困擾。更重要的是,在比賽結束後,我終於發現主辦單位要團隊參賽的原因⋯ …

蔡曉容:在焦慮的世代—越焦慮,越優秀

現在的學生越發焦慮。畢竟這個時代變動太快了。但是也鼓勵我們——「越焦慮,越優秀」。焦慮會迫使我們成長與探索,間接使得我們越來越優秀。不過,老師提到,比起國外,台灣的步調仍舊晚了3–5年,所以如果想要爭取海外工作機會,絕對不能待在舒適圈,要盡快地找到方法、資源、資訊,來提升自己的能力與視野。 …